东方头条  >   娱乐频道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这个春天,驶向《原野》的列车再次启程

“呜——呜——呜。

漆叉卡叉,吐兔图吐。”

——曹禺《原野》剧本

阴暗的舞台上唯有一条带光的铁轨横跨其中,火车轰鸣声从耳畔呼啸而过,像从1937年传来的遥声呼唤。去年,曹禺先生的经典话剧《原野》首演80周年之际,这部作品被青年导演何念重整新衣登上舞台,连演两轮,一票难求。

今年四月,这辆从上海大剧院驶发,开向经典的列车再次启程。

在目的地“原野站”中,我们依旧能看到熟悉的乡村泥瓦老屋,黑黢扭曲的森林剪影,从火车逃下的仇虎逮着轨道边的傻子让他帮自己打开镣铐,准备向焦家人复仇。

一切似乎都遵照着原著的痕迹,但当仇虎愤恨地说焦阎王对自己家抢了地,害了家,烧了房子的等等孽账时,作为路人的傻子却似乎深谙于心,小声嘟囔着他一模一样的话。

这里就悄悄埋下了这部新《原野》中的伏笔。

虽然仇虎发现昔日仇人焦阎王已死,旧情人金子嫁给了阎王的儿子——自己的朋友焦大星,仇虎依旧回到焦家复仇,带着重燃旧好的金子逃亡向原野,大仇已报,但显然,眼前的幻象却成为心魔挥之不去……

命案,私情,愤恨,悲恸,《原野》里一场场最具戏剧性的戏统统如海浪般裹挟而来,观众会惊讶地发现,新《原野》中把原著故事全部讲完时,竟然才过了25分钟。

然而,这25分钟里,极具风格化的打光,象征性的面具下狰狞的脸,每个人物身边如小鬼般的分身,机械地重复着与其一样的台词,叠加出令人眩晕的回音,这些高形式化的处理和快速构架起的故事线让人初看心生疑虑。

热门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东方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banquanyx@021.com

联系我们|eastday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